《李忠宪专栏》社群中的假新闻传播

原文发表于李忠宪脸书,芋传媒经授权转载。

最近吴茂昆辞教育部长,立刻就有则假新闻说小英马上给他有给职的总统府资政,这个假新闻在脸书和 Line 的群组上大量的流传,后来台湾的媒体发现这则假新闻的来源是中国。台湾年底的选举快到了,类似假新闻事件会层出不穷对台湾的社会持续造成困扰,在社群网路时代,我们对于假新闻有什幺样的因应之道?

《李忠宪专栏》社群中的假新闻传播

在社群网路里面,除了某些人是知识或资讯的产生者以外,其他每个人都是资讯的接收者,同时也是资讯的传递者,这和以往的通讯管道有相当大的不同,过去的媒体不管是电视或是报纸,大部分都是单向通讯,即使是早期的网路 client server 的架构,也是属于单向通讯的模式,就是说的人只能说,听的人只能听,彼此之间没有太大的交集,每个人只能单纯的接受资讯,对于整个社会的讯息传播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是社群网路每个人同时是接收者,也是讯息的传递者,这就是所谓的点对点网路(Peer to Peer)。

古今中外都有特定目的假新闻传播,在单向通讯传播的时代,造谣抹黑的情形,常常在选举的时候严重影响选情,如今在社群网路的时代,传播更加快速可怕,社群网路的时代会形成同温层的现象,同样思想的人通常会群聚在一起,就在社群网路的研究上叫做集群(clustering),每一个集群有不同的特质,但是通常会有超级点,超级点通常会有原创的讯息或是主要发送消息的来源,大概就是网红,通常越大的集群会有自动形成阶级的现象,阶级所构成的传播树可以像雪崩式的速度传递消息,这也是社群网路时代假新闻快速传播的背后运作架构。

社群网路时代的每一个人叫做单点,除了中国政府开始使用这社会信用评分机制是集中式的系统以外,可以评分每个单点,除此之外没有一个中央集权的机制可以评估每个单点的系统可信赖度,在这样的分散式系统之下,我们一般人应该如何因应假新闻传播的现象?我想没有什幺其他的办法,只有靠每个单点的自行评分,如果哈佛大学校长讲的话大家有听进去,现在的世界主要的能力就是分辨什幺是真假,当由各方查证,发现有传播假新闻的单点时,对于这种被感染的单点,有两种因应的方式,修复或隔离,通知这个单点它的异常运作,或许可以修复这个单点正常判断和传播的能力,如果这个单点坏的太厉害,那只好切断与它的通讯,杜绝有毒的讯息。

其实我觉得台湾对抗假新闻的能力比世界其他各国都强,在以往党国媒体单向传播的时代,假新闻的传播虽然有时候可以得逞,但是有时候也会因爲街头巷尾的宣传车,或是市场的口耳相传而被加以破解,当然也训练出一批人可以看出媒体的隐蔽通道(covert channel)传递出来的讯息。在假新闻到处流窜的今天,每个人在转传任何消息之前一定要先确认,这是每一个人应该要尽的社会责任,而且现在转传消息的动作代表一个人的思考逻辑和人格特质,一个没有经过求证随便转传出来的假消息,会造成周遭朋友相当负面的印象,现在不会有人用无知来解释这种情况,无知的点会保持沉默,一个活耀的点转传假消息不是被认为坏就是被认为笨,没有人认为这是无辜。

在脸书和 Line 族群的时代里面,每一个人最好能够扮演修复其他单点的角色,对于在眼前经过的假新闻,即使为了交情不能当面加以驳斥荒谬的言论,也可以非常容易找到修正假消息的报导,送一个连结出来,如果连这个都不愿意做,至少可以隔离这些坏的单点,让他只能在有限的範围里面流传他的假新闻。

假新闻当然没有办法杜绝,一个社群里面一定会有坏的单点,学过通信理论的人都知道,一个通道的错误率如果超过 50%,就是一个没用的通道,无法正确传递任何消息,但是如果错误率低于 50%,可以利用编码的方式得到正确的通讯,利用错误更正码修复这些假消息,利用错误侦测码知道这些假消息并且加以隔离。在社群网路的时代里面,每个人都要重视自己所要扮演的角色,承担自己所应有的社会责任,转传一个消息的动作,看起来虽是微小,其实责任重大,当一个社群网路里面正常的点所佔的比率越多,那些坏或笨的点越容易被人发现,放任这些点感染更多的点,造成这个社群网路的崩溃,社会上每个人都会受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