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的金融市场学问!农产品期货

在大家都在高呼佔领华尔街的一年,写这种文章总是吃力不讨好,可是MMDays不是一个写讨好文章的地方﹝无误﹞,所以还是写了。

有关金融市场的文章是想写很久了,这次主要是因为看到有位佔领华尔街的支持者说要废除股票市场,吓了一跳,所以便选了这个题目。我个人相信那人只是99%中的1%,实际上很多人要争取的都是改善金融制度规管之类的议题。但不论如何,很多电视剧电影也不断告诉我们金融市场就是充斥着一大堆不事生产但又赚很多钱的人。我就希望由商品期货的由来,解释一下金融工具的作用,也说说为什幺这些人其实不是「不事生产」。金融市场由很多部份组成,可以写股票,写期货,也可以写楼市写银行写保险,选期货来写是因为比较容易写。找天如果有人说要废除银行制度时﹝应该不会发生吧﹞,我才写一篇有关银行的。

先说说商品期货的由来,广义来说,期货交易就是我不单是要交易一件货品,我还要把日期也包含在交易内。例如你在网站买了一部苹果四代,网站说要一个月之后才给你,那就是一件「期货」,因为你不是在买一部手机,你是在买「一个月后的一部手机」,有「期」,也有「货」。

为了方便沟通,有些名称要先说明一下,首先,理论上「现在」也可以算是一个日期,所以所有货品都可以是「期货」。不过,大家通常只会把将来付运的货称为期货。而你在水果舖买可以立刻付款立刻收货的四袋苹果,应称为「现货」。第二,现代的期货﹝futures﹞通常指在期货交易所买卖的规範化合约,好像上述那些由买卖双方定下合约交易手机的「期货」,严格来说应称为远期合约﹝forward contracts﹞,在期货交易所出现之前,商人早已经有远期合约的交易了,大家可以当远期合约是现代期货的前身好了。下面的故事,都会由「远期合约」说起。

由远期合约说起

不论是期货还是远期合约,最重要意义,是来自所谓「价格锁定」。也就是说最后交货价格在合约中清楚定明,除非是另外说明,否则是不能更改的。正如你在网上买了部手机,一个月后付运,但一星期后这部手机升价一倍,网站也不可以以此为由而不出货,不论愿不愿意,它都要以早前定下的价格进行交易。

如果买卖的是一部手机,大家还可以说,买贵一点买平一点,甚至最后不买,也无伤大雅,但对一个卖农作物为生农夫来说,事情就没有那幺容易。

农夫在种植农作物时,要投资很多钱租地买机器买肥料,但农作物种植需时,他不知道农作物种出来时,可以卖到多少钱。所以他在作出投资还要做风险评估,这下令很多农夫都头大了。用些数字会容易说一点,比如说,现在农作物价格是100 元,租地买机器买肥料要80元,本来是有赚的投资,但很多农夫可能不想做了,因为农作物价格不断变动,谁知道东西种出来的时候,可能只能卖50元?更甚的是,买机器的钱很多还是借贷得来,如果农产品升价到150 元他是可以大赚一笔,但如果真的只能卖50元,难道要他把自己卖了来抵债?﹝注一﹞

要解决这个问题,就有人想出了用远期合约。也就是有一位A君出来对农夫说,「我不要买你的农作物,我要买你半年后的农作物,不过价钱要便宜一点」。比如这个A君说,他只愿意用90元买半年后的农作物。对农夫来说,90元是比100元少,但租地买机器买肥料只要80元,所以虽然是赚少了,但现在他可以肯定半年后的价格,也可以肯定他的投资可以有回报。

相反,现在要面对风险的就是A君,如果半年后农作物价格升至150元,他就赚60元,如果跌至60元,他就蚀40元。换句话说,农夫是把风险管理的部份转交给A君,农夫可以专心做他的种植工作,而A君则专心做风险管理的工作,是一种分工合作。﹝注二﹞

由不同买家分担风险

看到这儿,我知道一定有人说,人们反对的不是那些帮助农夫的远期合约交易,而是那些在期货市场内不断把期货合约转手赚钱的吸血鬼。他们可以每天都在交易期糖,但他们连糖是怎样种出来都不懂!

没错,一开始时,这个A君肯定也是农业界的一份子,因为说到底,一个完全不熟悉农业运作的人,怎会无故想出这种合约?应该说,他们也不敢签这种期货合约吧。可是现在故事才刚刚开始。

一段时间之后,因为其他农夫看到一个可以锁定农作物价格的方法,纷纷来找A君合作。一开始A君还以为这次赚到了。可是问题出现了,因为本来的农夫的生产越来越大,而找A君合作的农夫越来越多,不论A君本来可以承受多大风险,如果他接受了1000个农夫的期货﹝还要是同一种商品﹞,到出货当天,该种农作物价格真的大跌,他一个人根本承受不了,所以他终于要告诉农夫们,他受不了。

到了这一步,他们有两种出路,第一种是比较直观,相信大家都想到的,就是这个世界不是只有一个A君能当买家呀,我们可以把B君C君D君E君都找出来,把所有农夫的货分散,每人接受一部份,那样就不怕风险太大承受不来呀。就像图一中,每一个黑格代表一单位农作物在现在到半年后的价格波动的风险,每一个农夫都有一个单位的农作物在半年后要卖。而每一个颜色作表一个买家,假设一个买家只可以承受两个单位的农作物半年内的价格波动的风险。如果要像在图一中要A君把所有期货都买下,是不可能的,解决方法是好像在像图二中所示,由五个买家分担。

农业的金融市场学问!农产品期货
﹝图一﹞

农业的金融市场学问!农产品期货
﹝图二﹞

我知道这个方法是很直观很简单,没有必要说得这幺複杂,但我这样说是有原因的。因为我就是要指出整个过程是一个风险分担的过程。一个人可以接受50元到150元的风险,但50万元到150万元的风险就可能没那幺容易,现在我们就是希望把一个很大的风险拆成5份,由5 个人分开承担。﹝注三﹞

按时段分拆风险

这个「每个买家负责两个农夫」的制度,大家都觉得很好,又多了很多农夫和买家加入﹝不过由于我懒,所以之后的图还是只画这10 个农夫好了﹞可是B君提出了一个问题︰

既然大家可以说「我可以承受2个农夫的农作物的风险,但不能承受10个,所以我们要分担」,为什幺不可以说「我可以承受两个月的风险,但不能承受半年的风险,所以要分担」呢?

这就是刚才说的两种出路中的第二种。

我们知道,商品价格每天都在变动,但价格不是每天都掷一堆骰子定出来的,比如说,大部份股票每天涨跌都在10%之内,但如果每天都变1%,一年之后的价钱和今天差100%一点也不奇怪。商品价格也是一样,两个月之后的价格变动风险,会比半年后少。所以如果B君C君和A君合作,他们也可以把要承担的风险拆成图三那样。

农业的金融市场学问!农产品期货
﹝图三﹞

但实际上的运作呢?不要忘了,本来A君和农夫的合约,是A君用一个固定的价钱,买一件半年后才付运的货。而之后ABCDE君分别买两张合约,也只是把A君的合约複製一份而已。

但现在ABC君要把这个合约按时段分开,他们的合约要怎样写?比如说,如果两个月后的农作物价格是80元,再两个月后是70元,再两个月后是50元,他们怎样分帐?

由于半年之间有差不多无限种价格变动的可能性,他们根本不可能在合约中写明在不同的情况下的分帐情况,而解决方法就却是,他们根本不用改那张合约,要改的,是合约转手的价格。﹝注四﹞

还记得一开始A君和农夫签合约时,A君说他可以承诺用90元买农作物,现在A君和农夫1 至农夫6签合约。假设这六个月来,农作物价格都在100元没有变动,那幺在两个月后,A君把合约转给B君,再两个月之后转给C君,最后由C君用90 元买掉农作物,这样对农夫来说,出来的结果和图二中A-C君每人负责两个农夫的结果是一样的。

可是如果两个月后农作物价格跌至80元,那幺A君要把合约转给B君时,B君就会不想要那合约了,﹝不要忘了如果农作物价格下跌的话,持有合约的人仍然要用本来定的价格买货,所以是会亏钱的﹞,这个时候,A君可以做的,便是减价。比如B君会说,「现在我不要90元的合约,70 元我才肯签」。于是A君就把价钱减到70元,也就是说B君承诺在四个月后用70元买货。到再两个月之后,农作物价格下跌到70元,B君再转给C君时,C君就会说,「60元我才会签」。到最后到期日,农作物价格跌至50元,农夫交货给最后持有合约的C君,C君付B君60元,B君付A君70元,A君付农夫90元,就像图四所示。

农业的金融市场学问!农产品期货
﹝图四﹞

总之最后不论他们怎样交易,农夫都是会收到A君所承诺的90元,而ABC君在交易当中当然是可赚可蚀,﹝例如在上面的例子中,A君蚀了20元,B君蚀了10 元,C君也蚀了10元﹞,这是因为他们都分别承受了由农作物价格变动带来的风险。如果农作物的价格是不断上升?那幺他们手上的远期合约价格也会不断上升,他们也会分别赚到一定的利润。

这种方法的好处,就是我们不用把合约写得很複杂,因为从头到尾农夫都是半年后出货,之后收90元。只不过他们ABC君把这张合约买来卖去,就完成了风险分拆的目的。事实上这种风险分拆的方式,和刚才用不同人去分担一个很大的风险的方法是一样的。分别在于,现在有一个人﹝B君﹞,他不用收农夫的货,也不用给钱农夫,他做的是把合约由A君处买回来,再卖给C君,期间他可以赚,也可以蚀,但总之他是完全不用沾手农作物,也不用和农夫打交道的。这种人之后还越来越多,先把之后的故事说完再说这个B君。

标準化的远期合约 – 期货

故事未完的原因,是因为上面说的这种交易方法,实际操作上还是很複杂。他们每次转售合约时,都要经过一轮议价﹝注五﹞,而且,虽然例子中的B君是「不用和农夫打交道」,但在A君把合约转给B君时,没有人知道B君会不会就是把合约拿到最后的人。因为种种原因,整个交易过程仍然是十分繁複,最重要的是,涉及农夫的地方仍然有很多。如果是好像例子中的简单交易还好,但如果买家们是希望把风险分拆成好像图五的样子?

农业的金融市场学问!农产品期货
﹝图五﹞

这是複杂得不能完成的。一开始时就说,整个制度的目的就是分工合作,农夫就做农业的事,农作物价格风险这回事就交给其他人,但现在每次重定合约,都要麻烦到农夫,显然是不够理想。

于是就有人想到,如果那些远期合约,可以像股票一样在交易所交易,就方便多了。可是要像股票一样交易,最少要有两个条件,首先就是要有中央货物交收。其次就是,合约要标準化。之前说的远期合约,所有农夫都可以找买家签定,不论年期,货品种类,货品质素都是自定的,也就是说,市场上可以有千千万万种细节各有不同的合约,造成中央交易的困难。于是人们就设立了农作物中央交收场﹝通常就是在铁路线或其他交通网的交汇处﹞,还定明什幺年期质素种类的合约可以在交易所交易,称为标準合约。这些标準化的远期合约,就是今日的期货。

在这种情况之下,不论是农夫1-10,还是A-E君,都只需要和交易所讲合约买卖。农夫交货是交给交易所,买家收货也是由交易所收。不论要买还是要卖,都是去交易所挂个牌说你想买还是卖,交易所会配对买和卖家,比一堆人要走在一起一起签一张合约要容易得多。

这种交易所的好处还有很多。现在农夫和买家都经交易所交易,由交易所督促他们履行合约,所以农夫也不用考虑所谓信用风险。﹝注六﹞而可以参与的买家也多了很多,因为他们完全不用认识农夫。这种风险分拆的方法的灵活度很高,如此一来,要做到图五中的模样不是难事。

想想,如果现在不是5 个买家10 个农夫,而是像在图六中,有成千上万的参与者,﹝我是不会画图六的,请自行想像﹞,没有一个完善的期货市场,这些交易都不可以完成。不是说没有他们,就不会有农作物,一如所有金融制度,我们绝不能说没有金融就会没有农业,因为农业早在人类还是猿人时就已经有了,金融的重要性,是在于效率。正如故事一开始,如果没有A君,那位农夫仍然可以耕作,只不过他可能要用少一点机器,或者只可以选择风险比较低的农作物。又或者他们要用很多时间去研究有关市场交易的事,而不是去从事和种植直接有关的工作。又好像没有股票银行,那些厂商也可以用自己的积蓄去支持营运,但一些风险极高投资极大的产业﹝比如药厂﹞便很难有人问津。

「不事生产」的人的贡献

一个庞大的金融制度,就好像刚才说的期货市场一样,一定会形成了一堆从来都没有和农夫打交道,但间接承受了一部份生产风险的人,就像刚才说的B君那样。因为他们不用和农夫打交道,当中很多人,的确是完全不懂背后的农作物是怎样种出来。可是,一开始农夫的问题就是,一个农夫的工作是种田,他不想赌博,但无奈因为种植需时,大家都不知半年后会怎样,所以种植本来就是一场赌博。为了解决他的问题,我们就找来了一堆赌徒去帮他完成赌博的部份,令他可以专注种田。你可以说这堆「赌徒」对生产没有贡献吗?你可以一句说因为他不是真的去种田所以他就是不事生产吗?

但很多人都说,金融市场的人都是骗子,比如那个A君把合约转给B君时,可能用一大堆甜言蜜语说四个月后农作物价格一定会狂升,又或者有人亏了钱会不肯履行合约。更甚的,他可以把本来简单的合约写得好複杂,B君以为他拿着合约四个月后可以用80元买农作物,但原来下面的细字﹝font size = 3﹞条款中写明要付A君1000元。经过雷曼迷你债券一役,相信大家对于金融机构可以怎样夸大金融产品回报和对风险避重就轻的所谓解说都十分清楚。可是,期货也是一种货物,我们在买卖作何货物时,都要清楚看真自己在买什幺。如果商品陈述失实,政府也要严惩,这些我相信没有人会反对。只是我们不应因为有人在期货市场骗人,就说期货市场是原罪。正如我们不会因为水果舖有把烂苹果说是好苹果去骗人,就要取缔卖苹果的业务一样。

所以最后要写的都是十分老套的,就是那种金融本来无罪,但要加强监管之类的老话。留意这篇文章为了简化故事,所以把很多仔细的地方都略过了,比如刚才的ABCDE君都真的像赌徒一样,不知就裏就只是买一个风险回来。实际上那些期货市场的买家卖家都会做很多研究收集很多资料,目的当然是为了赚钱,但如此一来,期货市场的定价就反映了将来价格走向,也间接反映了将来对农产品的供需状况,这些都能帮助农夫作出投资和生产的决定。而且,使用期货来管理风险的不一定像农夫之类的原料生产者,原料使用者也可以买期货来控制风险。另外,文中我对ABCDE君的风险管理都一概略过,但买卖期货的金融机构都会对每项工具做风险评估,使不同产品的生产风险亘相抵销,而不是只会把风险细分。﹝注七﹞

或者换一个说法吧。这篇文章是说金融市场对生产有很多贡献,这些贡献不限于是指在于帮助公司融资,或是之前说的,整合市场资讯上的明显贡献。即使是有人像赌徒一样投机,即使是那些今天买进一张証券,明天卖出去,希望可以好运赚些横财的人,他们完全没有风险管理,也没有市场分析,但他们仍然有「承受风险」这一项贡献。很多人只投资很少,只能承受很少风险﹝注八﹞,相对大公司来说一点钱好像没什幺用,但金融市场做的,就是集液成裘。

结语

我知道有些人是一开始就觉得所有金融制度都是骗人的,我不期望他们会有什幺改变,但如果你认为金融制度是有需要,但你不明白为什幺一个金融市场要这幺庞大,为什幺要涉及那幺多完全和背后的农业工业生产无关的人,我希望这篇文章可以给你一点有用的想法。

注解:

注一︰ 就当是有一半机会升到150元,一半机会跌至50 元好了。这篇文章中都数字都是乱作出来,因为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要教大家如何计算期货定价,另外,我也不熟识农产品的真实行情,所以还是填些简单的数字方便计算好了。

注二︰这儿为了简化故事,就略过了为什幺A君可以承受风险,而农夫不能,就当A君是一个风险承受专家,又或是简单点,他比较有钱,所以可以承受多点风险,这是会有点问题的,但保险和风险管理理论本来就可以写N篇文章,所以就先接受这种简化吧。另外,为什幺会定出90元这个价钱,就是为了定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价钱,现实中也可以是因为风险太大,这个价定不出来的,不过这儿就略过。

注三︰说承担好像很伟大,但我中文太差﹐想不到好一点的词,总之他们不是因为伟大所以帮助农夫,不要忘了他们是间接收了费的,因为当初定90元这个远期合约价钱出来,农夫是有赚,但A君也是计算过他是有赚才会签约的。

注四︰是合约转手的价格,不是农夫收到的价钱,农夫收到的价钱永远都是一开始定的90元。

注五︰因为期货或是远期合约的定价是很複杂的事,毕竟将来的事没有人可以说得準。我在例子中只用了简单数字,但实际上他们是要经过一轮议价才能重定合约,就像在跳蚤市场买东西一样。

注六︰就是如果农作物价格下跌了,A君在到期日反悔不肯用90元买货的风险,这个故事一直都假设A君是君子啦,真实来说当然不一定。

注七︰文中的ABCDE君只会把风险细分,总之是细分到他们可以承受,但我没有详说他们怎样把风险消除,事实上他们可以透过分散投资降低风险,或者他们本来就是原料使用者。比如说使用铜代原料的工厂可以买期铜,和自身的业务作套戥

注八︰当然也有不自量力赌至倾家蕩产的人,可是文中所说的「他们有承受风险这一项贡献」仍然成立,只不过这样「贡献」方式我们不鼓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