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宪专栏》无知才是最大的风险

原文发表于李忠宪脸书,芋传媒经授权转载。

学长今天又传来林口亚昕福朋喜来登将国号改「中国台湾」问我的看法,同时又有另外一个台大医科的医生学长好心传给我的消息:运动强度太多反而有害健康,每週三到五天一天 45 分钟最为合适。我这样运动的强度可能是标準的二到三倍,感觉好像有点问题,加上尊敬的学长这样每天都问我一个问题,只好认真的回答问题为了自己的健康不去跑步。

《李忠宪专栏》无知才是最大的风险

人生真的很难,对于不是自己主要任务的事情,一週跑步十个小时是有碍健康、玩物丧志,但如果是工作、读书、做研究,一週 100 个小时,大家应该都能够接受。虽然从媒体可以看到很多天才的神话,但是观察自己的学弟妹、同学和学长姐,通常第一志愿的学生,一週读书的时间都很长,最笨的像我这种接近 100 小时,聪明的恐怕也要 70 小时,一週只念 10 个小时的天才,我真的没有遇到。运动一週 10 个小时有碍健康,工作一週 100 个小时是社会标竿。

如果运动是工作大概就没有这个问题,专业的运动员的工作到底有多长,不可能一週只有 10 个小时,有些或许接近 100 个小时。医学上个人健康的研究与风险有关,资讯安全对于风险上面的处理,第一个步骤是要做风险评估,把影响自己安全的因素,按照风险的大小加以排列,然后投资可用的资源来降低风险。根据我的观察,在一般台湾人风险评估的名单上,运动影响健康能排进去的人应该不多,即使进到这个名单以内,能够在最上面的也很少,但我相信工作对健康造成的风险,往往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回到学长的问题,中国现在急着在全世界把台湾这块土地纳入中国国家的领土,在各种场合打压台湾,拔除中华民国的邦交国,对航空公司施压,改掉台湾的名称,对于国际跨国企业的网页上面,利用已经成功达阵的ISO标準,在 Taiwan 后面加上一些令人难以接受的字眼。我这次报名参加柏林马拉松,连络的德国旅行社也受到这样的压力,连电邮连络的附加住址也自动帮我加上,Province of China,抗议也没有用。

中国虽然经济发展令人惊艳,但是在对台政策因服贸受挫之后,已经没有什幺步数。可是中国对台机构养了那幺多人,又有那幺多资源,这些人一定要做些事来交待!至于对目标成效如何,其实不是重点,如何向上交代才是工作的关键,这也是务虚的一种文化。

中国对台湾的打压不是一两天的事情,像我这种劳碌命,长久以来四处在世界各地奔波讨生活,遇到被中国人、台湾后面被加上中国的一省,几十年来早就已经司空见惯,每遇到一次只是增加对中国的厌恶,这种厌恶感对我已经没有再增加的可能。像这样欧威尔式的胡言乱语对我来讲,可以说是日常的生活。

林口亚昕福朋喜来登的网站被改成中国台湾并且挂上五星级会惹来这幺多台湾朋友的厌恶,反应这幺激烈,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在台湾这块土地上,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没有被 Taiwan, Province of China 侮辱污染的净土。其实刻意把中国叫做大陆,是一个精心设计的诡计,即使台湾的问题在全世界都非常清楚的呈现在外国人的眼中,台湾一般人还是不知不觉,以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并没有要併吞我们,两岸一家亲,也不知道新疆、图博、香港等地方和中国之间发生了什幺事情。

运动的时间长,还是工作的时间长比较有碍健康?理性的风险评估一定不会说是运动,但是工作已经形成一种习惯、社会的共识,大家不知不觉当中,可以接受工作影响健康的风险。大陆就是中国,这样统战的方式深植在每一个台湾人的心中,当然不会有什幺风险的感觉。中国对台的工作组织,其实就是中国务虚文化的最佳代表,经济虽然进步,中国还是鲁迅笔下的那个阿Q。在全世界都是中国台湾的情况之下,台湾人还不是在全世界畅行无阻。

林口中国台湾喜来登的事件,中国并没有佔领林口喜来登,反而是一场有关中国佔领林口的演习,中国的统战部门花了那幺多力气,帮台湾提升敌我意识,让人民了解两岸关係,就我个人看起来,虽然第一时间的感受并不好,但是很多事情的效益与影响真的不是第一时间的感受,没有做过风险评估,不会知道真正影响自己安全或健康最重要的因素到底是什幺?

不知不觉才是最大的风险!